阅读历史 |

第一百二十一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很费工夫(1 / 2)

加入书签

米娜和她娘顿时目瞪口呆的,然后爆笑起来。

出现在她俩眼前的是一张画卷,画中人红发蓝眼,线条简单,画的不知是什么,看着像个人形。

只有人的形象,丝毫不显人的韵味。

莫瑶揉了揉眉心,早就料到有人看到这个画卷会捧腹大笑,只是这两人居然当着他们的面,被绑着还能笑得这么厉害,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想想她和向清惟,也包括有些人,能忍住不笑,也是人才啊。

“笑完没有?”莫瑶眼眸眯起,神色冷锐,“我看你们还想塞臭抹布是吧?”

无语!这两人到底懂不懂自己的立场?死到临头还笑得花枝乱颤。

“对不起,一时没忍住……”绑着也笑得身体前后晃动的两人,感受到那股来自阴间的寒意,立刻闭上嘴巴。

“你们的任务就是这个红毛。”莫瑶拿着发出寒光的匕首在画卷上点了点,眼神不善的盯着米娜她娘,“你不是略懂邪术吗?找个人应该不难吧。”

“这……还有其他线索吗……”她瑟瑟发抖,“比如画中人生辰八字,身体毛发、血之类的,光有这个画像,而且这个画像……”

她声音颤动,视线再转到那个滑稽的画像时,忍不住低头又想偷笑。

“别再笑了,这个叫抽象派,是绘画的一种风格,你们不懂的了。”莫瑶眼眸眯了眯,虽然这画没有多好看,但现在自己拿着,好像被嘲笑的是自己一样。

真的很没面子!心中浮起一丝怨气,令她不由自主的维护起这幅丑画。

“莫公子……”向清惟轻声呢喃,隐隐透着无奈,但看到莫瑶如此认真的表情,心中涌起一阵复杂的敬服与感动之情,“你真好……”

没想到他爹的这么一幅丑画,莫瑶也这么用心去维护。

虽然莫瑶说的什么他不明白,但他也很感动。

莫瑶这么严肃和恼羞成怒的表情,她俩真的不敢笑了,只能强忍着浑身发抖。

“不用问了,问就是没有,只有这个画像。”莫瑶阴沉着脸,杏眸中暗光泛泛,语气轻淡却带着不容置否的威胁,“难道你没有办法?没有就算了,对我们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,直接杀了吧!”

“等等,”米娜她娘惊慌得立刻喊住她,声音越来越小,“也不是说不行,只是不一定准确……”

“不一定准确是什么意思?耍我们吗?”莫瑶冰冷犀利的眼眸噙着极为复杂的审视和猜疑。

“不是,不是,我们绝对不敢,”她打着冷颤,马上摇头,“就算你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,只是你提供的线索……实在是太少了,这么普通的特征不可能只有一个吧!”

丑话说在前头,这么敷衍的画像,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嘛。

莫瑶微微一愣,忽然露出一丝轻笑,“你说得也有道理,那你试试。”

米娜她娘要求把绳子松了才能做法事,听到这话,向清惟和叶羽立马一副戒备警觉的模样盯着她。

“别担心,”莫瑶笑着安抚他俩,但望向米娜她娘的眼神却是凌厉阴沉的,“她女儿不是还在我们手上吗?”

话音刚落,她就一手揪住米娜,狠狠地摔到她娘旁边,痛得米娜哇哇大叫。

“先和你说清楚,如果你有任何异常,令我们觉得人身不安全,别怪我们先杀手为强,”居高临下,莫瑶语气轻松,眼眸炯然透着狠色,拿着匕首架在米娜的脖子上,“如果杀错了,可千万别怨我们!”

背对他们,米娜她娘瑟瑟发抖,不敢吱声。

本来想暗暗使点阴招的,却什么都不敢做了。

今天招谁惹谁了,惹了这群凶狠狂野如豺狼的人,都怪米娜,什么都不弄清楚就乱抓人。

虽然一直埋怨米娜,但手也没停着,颤着手,拿起旁边的作法道具,对着放在面前的画像,扬起符咒,闭着眼,口中念念有词。

突然一片诡异安静,米娜她娘停止了念咒语,倏地睁开眼,眼眸骤缩,神情非常恐怖。

全部人都被她吓了一跳。

莫瑶他们捂着心口,一脸怨念地瞪着她,却听到她说,“已经找到了,有这种特征的人有三个。”

“三个这么多?”莫瑶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。

“对。”她严肃地点了点头,然后把三个地址报给了他们。

“好,我们找找,如果找到了就放了你们。”莫瑶冰冷的眼神狐疑的瞥了她一眼,搁下狠话,“如果不对我们一定杀了你,机会只有一次!”

米娜她娘颤着身子,抿了抿嘴,没有吭声。

莫瑶对叶羽使了个眼色,米娜她娘又被绑得严严实实的。

“你这里还有类似迷魂药的好宝贝吗?”她蹲下来,看着地上那一堆处处透着诡异的东西问。

米娜她娘本来不想说的,但被莫瑶凶狠的眼神盯得发慌,只有咽下口水说,“……黑色那包是麻药,灰色的是哑药。”

好家伙!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东西!

杏眸晶亮,莫瑶兴奋地拿起来,问,“怎么用?”

她迟疑了一会,没办法,只能照实回答,“吃一颗麻药可以全身麻痹两个时辰,哑药也一样,可以哑两个时辰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